满满

叶蓝,喻王,all王,考研党慢更

【喻王/中元节鬼怪3H】重明

白泽喻×重明鸟王

借用部分山海经设定,其余都是自己瞎编

有微卢刘也就两三句话,不吃应该也不影响看。

除了喻王其余都是友情向

----------------------------------------------------------------------------

妖族蓝雨大殿外,一头黄发的少年正一脸焦急:"文州,你说小卢他们怎么去了那么长时间,不会路上出什么意外了吧?



听说微草新换的首领王杰希特别冷漠不近人情,他会不会跟小卢他们不合然后打起来呀,文州,你怎么一点也不担心的样子啊,我都快急死了。"



被唤作文州的少年抬手抚摸了一下黄发少年的头:"少天,稍安勿躁,他们应该还在路上,重明鸟一族喜静,从不主动挑事,不用担心打起来。"



听到重明鸟黄少天青色的眼眸里流露出了期待:"千年前重明鸟一族为了整个妖族和人族的安定与穷奇大战,最后所有的重明鸟都自焚与凶兽同归于尽,当时重明鸟一族的族长更是厉害,与穷奇大战了十天十夜,在最后关头自焚。



可惜时运未到,也没能浴火重生进化成凤凰,不过他的法力确实高深,虽未能在灵力上压制穷奇,可穷奇也未能压制他,最后他和穷奇在天火中双双死亡,重明鸟一族也灭族,也不知道王杰希是怎么活下来的,现在全妖族就王杰希一只重明鸟了,真想看看这重明鸟长什么样子。"



 喻文州温和的湛蓝眼眸中也流露出了期待:"我曾在家中看到过重明鸟的画像,双瞳异色,且一只眼睛里有两个瞳仁,翅膀巨大有力,并且个个都相貌英俊,听说在远古,重明鸟族族人是最理想的妖兽呢。"



黄少天听到这秘闻,不屑的笑了笑:"相貌英俊?我不信,他们族能相貌英俊到超越你们以俊美而著称的白泽一族?怕不是以讹传讹,反正又没人知道重明鸟长什么样子,于是大家就都以为假话是真的了。



哎,文州,不过我这里倒是有关于那个微草首领王杰希的真实情报,听说,他在重明鸟一族中也算特别的,因为他是个大小眼,你说,本来眼睛就和别的妖兽不一样,拥有两个瞳仁,还是个大小眼,这得多吓妖啊。"



喻文州笑了笑刚要继续八卦一下,结果一声清脆的鸟鸣响起,喻文州伸手替黄少天理了理袖子:"少天,是小卢,看来他们要到了,快整理一下衣服。" 



黄少天手忙脚乱地整好衣领,就看到他的亲传弟子卢瀚文现了青鸟原型,浑身是血,而后面跟着的微草众人虽都化为人形,但衣衫上也全都是血迹,一副疲惫的样子,喻文州和黄少天吓得赶忙上前迎接。



微草首领王杰希开口解释:"路上遇到饕餮了,大战了一场,小卢他身上的血是饕餮的,不用担心。"黄少天仍是奇怪:"既然小卢没受伤,为何他现出原型?"



王杰希皱了皱眉,目光瞥向微草队里的黑男衣男子,那黑衣男子有些窘迫的向他点了下头,王杰希才又开口:"他好像看上我们微草的刘小别了。"和卢瀚文同样是青鸟的黄少天一下有些语塞,青鸟现出原型是求偶的表现,他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一颗头垂着任刘小别抚摸的卢瀚文,选择闭嘴。



喻文州在他们说话时,一直在旁边悄悄打量王杰希,瘦削修长的身形,棱角分明的脸庞,淡雅从容的气质,一双不同色的眼睛澄澈淡漠,实在是太帅了,不愧是重明鸟一族的啊,连大小眼都这么帅,这么有气质,论长相,他们白泽一族真的比不上重明鸟一族。




 喻文州看直了眼,听到黄少天的咳嗽声才回过神来,上前伸手露出了一个温和得体的笑容:"你好,蓝雨,喻文州。"王杰希微微点头,握住喻文州的手:"微草,王杰希。"



喻文州握着这只冰冷的手觉察到了不对,连忙与人并肩而行,在宽大的袖袍下偷偷伸手扶住王杰希:"你受伤了,严重吗?我马上给你安排妖治疗。"



王杰希见被人发现了,也不再硬撑,卸了剩余不多的力气任由喻文州扶着他:"我吃过治疗的药了,但不管用,应该是毒。"喻文州心下一惊转头看他,他脸上还是那样高冷淡漠,仿佛中毒的不是他。



喻文州抓紧把他们微草的所有人都安排了房间,还没来得及找妖解毒就看见微草的妖们很是自觉的跟着他们首领坐在了会议厅,喻文州这才想起来他们是来商量合作的。



看着王杰希已经脸色苍白却还强装镇定的坐下喝茶摆出一副长谈的架势,喻文州有些生气,从没见过这样不爱惜自己的。看着王杰希求助的眼神,喻文州表示实在是太帅了,自己怎么忍心不帮他。



清了清嗓子:"微草的大家远道而来辛苦了,今天你们路上还跟穷奇大战了一场,很费体力,我们蓝雨是带着十二万分的诚心想跟微草合作的,所以并不想趁你们疲惫的时候敲诈一笔,我看着大家今天已经很辛苦了,不如你们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再谈合作细节。"



微草几个爱玩的小辈连忙把目光放在王杰希身上,王杰希点了点头:"大家今天自由活动,咱们明天再谈,晚上天黑之前必须回来,我要查房。""好,大王万岁。"



刘小别,柳非他们忍不住发出了欢呼,王杰希温柔的看着他们,看到方士谦的时候,这位平时最皮的妖却一反常态,面色阴沉地盯着他,王杰希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他了,给他递出了一个疑惑的眼神,可方士谦却哼了一声,转过脸喊着黄少天让他带自己去玩。喻文州从刚才看见王杰希和方士谦眉来眼去的样子就有些不舒服。



见方士谦离开就不自觉地挡在了王杰希身前:"走,去你房间,我安排了翠鸟给你治疗。"王杰希把手搭在喻文州伸过来的小臂上:"有劳了。"喻文州看着眼前正在解毒加止血的王杰希,不由得觉得脸颊有些发烫。



这重明鸟一族的腿实在是太长太好看了吧,又直又细又白。曾经自认为不是个外貌协会的喻文州在今天改变了对自己的定位,其实自己是个高·隐藏外貌协会,要不然怎么能只见一面就有些心动呢。



王杰希咳出了几口毒血,脸色渐渐变得红润起来,喻文州把请来的翠鸟送到殿外,安排妥当后蹑手蹑脚地小心推开了王杰希的房门,那人一头银发散落在床上,闭着眼睛休息,听到动静睁开了眼就要起身。



喻文州连忙摆了摆手,三步并作两步扶住王杰希又把他按回了被子里,王杰希歉意的笑了笑,整个人很虚弱,挣扎着想要说些什么,喻文州连忙摆了摆手示意他好好休息不用理他。王杰希实在太累了,此时也顾不上礼数去管喻文州,躺在床上很快就沉沉睡了过去。



喻文州站在旁边守了一会,见他没有什么不良反应,摸了摸额头也没有什么中毒性发热,松了口气就要离开。结果开门就跟急急忙忙赶回来的方士谦撞了个正着,方士谦看到喻文州出现在这,有些疑惑也有些警惕。



喻文州轻轻带上了门小声试探:"杰希他睡了,有什么事明天再找他吧。"方士谦却并不理会,执意要冲进去,一想到王杰希可能还在一个人忍着毒伤,方士谦就觉得急火攻心。



喻文州却也使了劲不让方士谦进去打扰王杰希,方士谦火气越来越大,忍不住小声嚎了一句:"你别拦我,王杰希他可能中毒了,需要我。"


喻文州这才醒悟原来这人是急着给王杰希治疗,便小声解释:"我找翠鸟解过毒疗过伤了,前辈放心,杰希他睡着了,咱们就别打扰他了。"


方士谦突然火更大了:"我靠,还真中毒了,这个王杰希真不让人省心。"


喻文州看着这样真性情的方士谦,忍不住一扫刚才不美好的第一印象,暗暗给方士谦在心里加了分。



方士谦听见王杰希没事,有点安心,但还是想亲眼看看确认一下,刚想开口询问一下,喻文州就做了一个噤声的姿势推开了房门作了一个请的手势。方士谦冲到王杰希身边,用法术确认了一下王杰希已经无碍了,向喻文州拱了拱手表示感谢,喻文州作了一个这是我应当的表情和方士谦一起走出了房间,轻轻带上了房门。



方士谦其实忍了一肚子火气可当事人王杰希睡着也不好骂他,只好回去路上跟喻文州一直吐槽王杰希,喻文州竖着耳朵从吐槽里面听到了不少关于王杰希的小习惯,小癖好,暗暗记在心里。



喻文州把方士谦送到他门前了,方士谦突然语气一转:"麻烦你安排几只妖守在王杰希门前我怕他病情反复,要是有什么事,,就立刻来通知我。"喻文州有些惊讶,方士谦前辈居然和他想到一块去了,看着大大咧咧的实际人很心细嘛。喻文州点了点头:"放心吧前辈。"



王杰希早上起床时,觉得这一觉真是睡得神清气爽,伸了伸懒腰,拉开窗帘,喝了杯水换了衣裳走去开门,结果开门就有一团蓝色的东西向后倒去,王杰希手快地蹲下并把那团东西抱进了怀里:"喻文州?"



喻文州揉了揉有些惺忪的眼,语调软绵绵的:"杰希早上好呀。"王杰希心里涌过一阵暖流,喻文州果然和他们说的一样贴心,竟然怕自己有什么事而在门外合衣睡了一晚,这样想着,便没有动,只低头近距离看喻文州眉眼。



而喻文州呢,觉得自己腰酸背痛,坐着睡实在是太不舒服了,王杰希的这个怀抱温暖又舒适,就让他忍不住在这个怀抱中又轻轻合上了眼小憩。



方士谦路过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疑似王杰希亲吻喻文州现场的惊天狗粮,他没忍住嚎叫了一声,惊醒了喻文州也羞死了王杰希。王杰希快速把手撤回来,就要起身,可昨日腿上的伤被这一蹲一起扯了一下,王杰希就没站稳,摇晃了一下身子。



站起来的喻文州手快的搂住王杰希腰身,帮他稳定了身形。喻文州语气里有些心疼和关切:"扯到伤口了?"王杰希别过了脸:"不,只是腿麻。"喻文州轻笑了一声,蹲下身子按照记忆中伤口的位置给人轻揉着,也不戳穿他拙劣的谎言。



方士谦感觉自己非常多余,他现在已经认定这是两个脱团狗了,这tm也太快了吧,就认识一天就搞上了,枉我还觉得王杰希要孤单终生想着把他妹妹嫁给他。真是枉费爸爸的一片苦心,崽,阿爸对你很失望,搞了对象竟然都不告诉我。这日子没法过了。



方士谦一脸痛心疾首,王杰希真诚的对喻文州说了句:"谢谢。"然后就被站在一旁的方士谦搂过肩膀进行了教育。方士谦面部都扭曲了:"你!怎么能跟蓝雨的搞上呢!搞上了居然也不告诉我,我有这么不值得信任吗?王杰希,你真是太让爸爸我失望了。"



王杰希有些嫌弃的拍开了方士谦搭在他肩膀上的手:"没搞上,别瞎操心。"方士谦气得跳起来:"没搞上你俩那样暧昧,骗狗呢吧。我跟你说啊,王杰希,搞上了就是搞上了,我不会歧视你的,但是你不能因为搞上了就心软,一会答应他一些无理的要求,知道吗?"



王杰希嘴角勾起一抹浅笑:"不会心软,微草不需要,他也不需要。"方士谦看着这个渗人的笑容,想起来被王杰希坑的那些岁月,替喻文州点了个蜡烛。



蓝雨重要的人和微草重要的人都到了会议厅,这意味着他们的第一次合作正式开始。



妖族一直分为两派,一派是好妖,以保护人间为己任,一派为恶妖,以破坏人间为乐趣,在千年时光中,好妖恶妖争斗不断,不断有好妖被灭族,或者恶妖被抹杀。



为了能更好的剿灭恶妖,好妖们以地界划分为无数屠妖小队,统称为斩妖联盟。每个地界的最厉害小队,可以将队名命为地界之名,王杰希率领的微草和喻文州率领的蓝雨皆是如此得名。



联盟中部位于整个妖族最中央,负责收集情报向地界下发命令,而微草蓝雨他们再把命令下发到每个小队,s级的任务就由地界首领执行,可若是遇到ss级的任务,只能由两队合作完成。而微草和蓝雨此次会议正是为了探讨那ss级任务。



这个人眼神不一样了,锐利又坚定,像出鞘的宝刀,喻文州看着在地图上写写画画的王杰希觉得自己遇上了知己,有些欣喜。而王杰希也在谈论过程中被喻文州的战术所折服,不由得想一只白泽能够当上蓝雨的首领,果然是有点本事。



毕竟白泽一族天生不适合战斗是众妖皆知的事,白泽是上古瑞兽,本身没有什么战斗能力,但只要有他在,那里的环境就会特别有利于妖兽和植物成长,所以没有妖兽会不喜欢白泽。王杰希看着挂着温和笑容的喻文州,在心里默默赞同了古书上那句没有妖兽会不喜欢白泽。



两队从清晨讨论到傍晚,细化到每个法术的搭配效果,甚至精细到每个法术能用几秒。王杰希觉得体力渐渐有些不支,可能治疗药中有些安眠的效果,他现在有些昏昏欲睡,眼前喻文州都变成了两个,王杰希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的腿让自己清醒一些。



把一切收在眼里的喻文州心疼王杰希白皙的大腿,很快的讨论完了细节,催着王杰希去睡觉。王杰希打了个哈欠把身体依靠在不放心跟来的喻文州身上,喻文州半搂半抱的把王杰希带回了房间。



两个队长回房间睡觉了,可会议厅里的妖兽们却丝毫没有睡意,讨论八卦正讨论的激烈。


方士谦的声音带着自信:"我压一块冰晶石我队长在上面。"


黄少天很是不满:"肯定是我队长在上面,我压两块冰晶石,你是不知道我队长霸道起来有多不是妖,王杰希那个样子虽然很帅眼神也很犀利,可就是攻不过我们队长,我们队长才是在上面的。"



方士谦不服:"我们队长可是重明鸟啊,就从来没有一只重明鸟是在下面的。"


黄少天刚要反驳两句,喻文州温和的声音就在身后传来:"散会,都去睡吧,明天再聊。"大家意犹未尽的乖乖回房间睡觉,喻文州却又摸到了王杰希房间,细细给破了的那些伤口上药,淤青的就轻轻揉捏按摩,王杰希白皙的大腿几乎被喻文州摸了个遍。



看着熟睡的王杰希喻文州生出了吻他的念头,可强迫别人并不是喻文州的作风,要吻也该是在确认关系后,喻文州暗暗压下了那些念头,在王杰希怕他睡在门外而给他腾出的小床上宽衣安稳睡了。



方士谦是第二天来找王杰希才知道他俩睡在一块的,目瞪口呆的你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王杰希倒是见怪不怪,拽着喻文州就出了门,理都没理方士谦,气的方士谦吃早饭多吃了一些。



这时候王杰希倒是舍得分给他一个眼神了:"今天要打怪,你不怕撑着?"方士谦狠狠咬了一口饭:"我愿意吃多少就吃多少你管不着。"王杰希不明白最近脾气越来越差的方士谦是因为什么,想了半天觉得自己没得罪过他便也不再去想,吃过早饭跟喻文州一起强调了一遍战术就带着蓝雨微草的人风风火火的出发了。



没想到此次任务着实是个圈套,去的时候赢得艰辛,好不容易带着胜利要回去了,半路又杀出来一队s级的凶兽埋伏在歇脚的山林里,王杰希作为主力被逼迫的现了原形,一口一堆火球哐哐哐砸向敌人。



可敌人早有准备,佯攻被王杰希斩杀后真正的主攻从背后就要穿心,喻文州着急的祥云都没踩稳直接就扑到王杰希背后,幸好冲击力带着他俩偏了一偏,这法术才没能正好穿透喻文州的心脏。



王杰希想转头看看喻文州,喻文州却虚弱的在他耳边念叨:"杰希,别回头。"王杰希忍着怒火把敌人烧了个粉碎,没有什么妖能够承受重明鸟的发怒,天生就适合战斗的上古妖族战斗力超出想象。



经过一番努力终于斩尽妖兽,受了重伤的妖们边治疗边赶回蓝雨。一路上王杰希心急如焚,喻文州却还有力气在他耳边开玩笑讲笑话,王杰希忍无可忍,转头用嘴堵上了他的唇,此后喻文州果然老实了很多,一直到回蓝雨都没再说一句话。



由于微草的妖们伤的不轻,于是王杰希临时决定在蓝雨多呆几天,等伤好的差不多了就回微草。于是这几天喻文州和王杰希感情直线上升,你为我抹药我为你按摩,互相关心好不快活。



不可否认,一开始喻文州被王杰希吸引有一部分是因为纯粹水系与纯粹火系天生的互相吸引,有一部分是因为王杰希的脸和腿都实在太好看。但随着互相接触越来越多,喻文州发现这人在喝茶赏月下棋甚至打怪等方面都和自己有着超乎寻常的默契,长辈们所说的爱情,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



王杰希本身对自身情欲掌控力很强,可他还是被这只水系白泽所吸引,温柔体贴,互相理解,就是他想要的。一点点好感累积起来让他也忍不住生出这就是爱情的感觉。



虽然早就倾心,两个人却都默契的没有选择告白在一起,答到了一种不在一起比在一起更秀的氛围,气的方士谦和黄少天每天要就这个问题吐槽一下午。



 终于要回微草了,方士谦每个细胞都写满了愉悦,不用再受那只鸟和那个走兽的摧残了,开心。



方士谦万万没想到,就算回到了微草,两个人依然秀的飞起,每天传的信件不下10封,气的连最喜欢看人们收到信件露出幸福表情的黄少天都差点违背青鸟的身份给他俩把信烧了。



愉快的日子没过多久,联盟就传出了穷奇要解开封印的消息,所有的屠妖小队正紧张的站在熔海前看着黑压压的恶妖跟马上就要破封印而出的穷奇。



青龙叶修带领着大家屠杀一只只恶妖以期望能够减缓穷奇解开封印的速度,谁知道恶妖们有备而来,用了秘法使死去恶妖的力量源源不断的汇进封印里,打死恶妖,穷奇会解开封印,不打恶妖这些就足以危害人间。这本来就是一道没有解决办法的谜题。



天空一阵天雷滚滚,穷奇还是冲破封印出来了,喻文州忙着杀敌,没注意到叶修向王杰希传递的眼神。



王杰希化为原形冲向穷奇,身遭燃起了熊熊烈火。翅膀在灼伤,内脏也在灼伤,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涅槃火的力量果然不同凡响,怪不得所有的重明鸟都很难过这一关,王杰希咬牙坚持着,一边与涅槃火对抗一边阻拦穷奇冲过去。



力气在渐渐消失,涅槃火却在逐渐变大,无法重生变凤凰了,这种结果在王杰希预料之内,他的心里除了遗憾和坦然还有一些不舍,他最后深深看了喻文州一眼,义无反顾的扑向了穷奇。



喻文州看到王杰希不舍的眼神意识到了不对,可他还没来得及说出我爱你,王杰希变和穷奇一起燃烧在熊熊烈火中连渣都没剩。



 喻文州发现自己连泪都留不出来,原来妖绝望到极致竟是这样的体会。叶修走过来拍了拍喻文州的肩:"千年前,重明鸟一族特意留下了他们族中千年难得一遇的小辈就是以防今日事情的发生。



虽然王杰希他还是没能成功变为凤凰,可他确实也是千年来最强的了,能够和穷奇同归于尽也是本事。他的命运,在出生那刻起,就已经注定了,请节哀。还有,他让我转告你,你们没有彼此承诺过,所以他让你不用想着他,有合适的就结为夫妻吧。"



喻文州声音沙哑,双眼通红:"我凭什么听他的,我就要想着他,让他在黄泉下也不能安心。"叶修叹了口气,没再劝什么,拍了拍他的肩膀带着众人走了。



喻文州像失了魂魄一般,喝茶下棋时开始自言自语,晚上抱着王杰希用过的被子喃喃自语些情话,还温柔的笑笑亲被子。黄少天觉得要做些什么拯救一下他们的队长,于是无比热情的把自从王杰希死了以后就再也没出过门的喻文州喊出了门。



一路上黄少天热情的给喻文州介绍风景,喻文州却睹物思鸟:"少天,你看那棵树跟我和杰希常去的那棵好像。"天底下像的树多了去了,队长你这是闹哪样啊!黄少天无奈,他觉得喻文州治不好了,但还是努力积极的转移注意力:"文州你看,那树底下好像有个东西。"



喻文州对着怀里这只焦黑的连毛都没有的生物看了半天终于确定这是只鸟,现在只要是只鸟都能让喻文州爱屋及乌了,于是喻文州把它捡回了蓝雨,请了最好的治疗还每天都照顾它。



没过几天,这鸟就恢复了过来,喻文州一看,哇,这鸟居然是个大小眼哎,从此喻文州越发宠爱它,连带着蓝雨上下都把这鸟当成祖宗。



不过这鸟也确实讨人喜欢,虽然不会说话,却特别体贴,就可惜在丑了点,翅膀焦黑也没毛。喻文州却不在意,一直照顾着这只鸟。



直到有一天,青龙叶修来蓝雨了,看见喻文州抱着只鸟出来,一脸诧异:"大眼,你咋不说话。"王杰希心里慌得不行,强行假装听不懂的样子看着叶修,喻文州却被叶修点醒,给王杰希喝了化为人形的花蜜。



晚上王杰希在喻文州怀里像往常一样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靠着,结果突然不受控制的化为了人形。王杰希惊恐的回头看向喻文州,喻文州眼里满是惊喜,直接扣住王杰希后脑勺伸出舌头就想在他口腔里攻城略地。



王杰希却有些抗拒:"文州,不要。"喻文州清醒了几分,想起这人对自己的隐瞒,便紧紧搂住王杰希的腰,一字一顿的说:"杰希,为什么?"王杰希有些不想开口,只是盯着喻文州。



喻文州不甘示弱目光紧锁,王杰希服了软:"我...我不想让你担心,所以就没告诉你我的使命,而隐瞒身份在你身边是因为现在的样子丑,身上留了疤,法力也没了,你值得更好的。"



喻文州气笑了:"王杰希,你自以为安排好我的一切,可知道我有多想你,你的使命是如此我不会说什么,但我会大大方方跟你在一起,在为数不多的日子里跟你温存,而不是什么连恋爱都不跟你谈。



我永远只会爱你一个妖,你活着我就爱你,你死了我就想你,根本不存在找什么别的妖幸福过日子你明白吗?"王杰希踟蹰了片刻,把被子拉开,露出了全身的疤痕,一条条疤痕像蛇一样在王杰希身上盘旋,十分可怖:"文州,我...法力都没了,身上也这样了,你最喜欢英俊的妖了,我已经不是了。"


 喻文州上嘴细细吻过每一处伤疤:"杰希,能够和全妖族的大英雄,这世界上唯一一只重名鸟在一起是我的荣幸,再说了我觉得你这样还是挺帅的,不是吗?"说完,喻文州没有等王杰希回答就伸出舌头在他嘴中攻城略地。



百年后,两只青鸟在去蓝雨的路上打闹:"哎,小绿,你听黄少说了吗,这次婚礼的新娘可是天上地下唯一一只凤凰,据说帅的要命,真想亲眼看看啊。”



另一只却嘲笑它的花痴:"收收你的口水,你觉得你配得上凤凰吗?只有像喻文州那样俊美的白泽大人才配得上。"小青鸟赞同的点点头:"是了,他们两个才是最般配的。"



婚礼上,王杰希见到叶修一肚子火气:"你为什么不告诉我双修可以增进法力让我涅槃重生变凤凰?"


叶修一脸无辜:"王大眼,你这就诬陷人了吧,哥又没双修过,哪里知道双修的奥义。"


王杰希想了想,现在还单身的叶修确实不会明白双修的美妙,这种美妙,他和喻文州懂就好了。

End

----------------------------------------------------------------------------

很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其实这篇题材我自己构思了好久,但是写出来的东西却不尽人意。是我文笔还不够,没能全部展现喻王的好。

很抱歉,我会继续努力。

要考研了,九月到明年三月应该不会再更文了,再次致歉,希望来年回归的我能让你们感受到我的进步。

  

  


评论(16)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