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满

叶蓝,喻王,all王,考研党慢更

【喻王】坦白说(6)

原著向,小甜文

首章

上一章


王杰希觉得他好像明白了些什么,但仍旧身处迷雾中,正想继续思考拨开迷雾的时候,车来了,喻文州用手挡住车门上方,把王杰希让进了车里,然后坐在了王杰希的身侧。



王杰希侧头看着窗外的霓虹灯,喻文州假装看风景悄悄看王杰希,王杰希唯一的缺陷就是他的大小眼,这就导致了他的侧脸极美。



喻文州第一次近距离欣赏王杰希的侧脸,在窗外明明灭灭的灯光下他的整个面部线条都特别柔和,让喻文州生出了几分两个人正在过日子的错觉。



王杰希正在出神地回味那个像拥抱的姿势,那一瞬间的心动,真的让人无法忘怀,或许找个人相伴一生是个不错的选择。



与王杰希道别之后,喻文州一直等到酒店那个窗口的灯亮起来才让司机去蓝雨宿舍。



王杰希简单收拾了下自己,发现那个巨蟹座的男生已经发来了地址,地址在s市,收件人是对你爱爱爱不完,王杰希仔细考虑了轮回战队的每一个人,却又都一一排除,今晚体会过拥抱的感觉后,王杰希无比想知道这个人到底是谁。爱或许本身就没有什么对与错或者性别之分,重要的是感觉。



以后要想办法套话了呀,王杰希回了句知道了,就打算去方士谦的房间看看他睡没睡,找他聊聊可能要退役的事。



走到门口,听见里面一大群人说话,微草的都在,王杰希本来想着进去提醒下他们明早还要赶飞机,早点睡,结果听到他们聊天说有个方法能知道发坦白说的人是谁。王杰希把耳朵贴在门上,小心谨慎地听着他们闲聊,把方法记在心中,快速跑回自己房间里,关上门。



王杰希倚在门框上大口踹息,不知道是因为奔跑带来的缺氧还是因为真相即将揭开带来的不安,王杰希脑子里充满了纠结。To be or not to be,this is a question.虽然隐隐有些明白了自己的感情,可对面那个人是谁也决定要不要任由感情发展下去。



王杰希平复了一下心情,收藏了对面的人发来的表情包,然后点开了我的收藏,上面赫然写着抢微草冠军的喻文州,那是他给喻文州的备注。



迷雾被拨开,拨开迷雾的人却并不敢前行。



王杰希自问是喜欢喻文州的,不敢也不能回应他,他们都是战队队长,这个社会并不能接受同性恋,如果两个人被爆出,对微草和蓝雨的影响会很大,王杰希不在意对他自己有什么影响,可不能影响微草,影响蓝雨,更不能影响喻文州。那个他喜欢却不能说出口的人。



王杰希躺在床上,脑海里都是喻文州,他的温柔他的体贴,他的撩人,以及他外套的温度,都让人安心及留恋,可是不行,不能任由感情发展,一段错误的感情或许就不应该开始。王杰希下定了决心,翻身下了床把原本应该送给喻文州的一条蓝宝石项链收了起来,换了个要寄出的东西。



喻文州今天心情不错,黄少天在午饭的时候替大家问了出来:“队长队长,你今天怎么这么开心呀?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快说出来让我们大家一起开心一下啊。”



喻文州笑眯眯:“不过是快递要到了而已。”黄少天:“哇,我最近也买了好多东西,我的快递也快到了,超级期待,不过队长你这次买的什么呀?居然这么让你挂心,以往你都是波澜不惊的呀。”



喻文州想到了被自己妹妹说还挺大件的快递,笑着说:“只是朋友寄来的小礼物而已。”黄少天眼含深意的看了喻文州,岔过了话题,很快就和其他人热火朝天的聊起了别的。



喻文州开心地抱着快递上了楼,拿起剪刀,略微有些粗暴地剪开了外面的袋子,拿出来里面的东西仅看了一眼,喻文州就觉得有些头疼,那里面放着的正是喻文州披在王杰希身上的外套,随着喻文州的动作,衣服里面还掉出了一张字条,龙飞凤舞的两个大字,谢谢。拒绝的意思不能再明了。



喻文州不知道哪里出了差错,不明白自己的身份怎么会这么快被揭开。在他的计划里,万里长征这才走了一点,要快到终点的时候,自己的身份才适宜透露,这样他也有把握。



可一切都错了,王杰希已经知道是他了,并且这么明显的拒绝了他,依照他的性格,自己已经被他注意,稍微有点动作逾距都会被他不动声色的嫌弃甚至还有可能变成厌恶。自己没办法再拉进与他的距离了。



喻文州正在伤心难过的时候,黄少天却接到了来自王杰希的消息。

王不留行:你们队长,他没事吧?



夜雨声烦:靠,我们队长好着呢行吗?好的不能更好了,你不要咒我们队长,不能因为我们打赢了比赛就记恨我们呀,难道这是微草的垃圾话战术吗?比垃圾话我不会输的。



王不留行:他喜欢我,你知道的吧?

看到前四个字,黄少天安静了。



夜雨声烦:知道。

王不留行:那你最近仔细看着他,有什么不对的状况跟我说。



夜雨声烦:你们俩怎么了?

王不留行:我拒绝了他。



夜雨声烦:那是要好好看着他,不过你关心他是觉得抱歉吗?

王不留行:抱歉只是一方面,我关心他主要是因为我喜欢他。



夜雨声烦:???你们俩玩什么呢?他喜欢你你喜欢他,搞成这样是什么情况?谈个恋爱也要玩战术?

王不留行:不是战术,时机不合适,你不明白的,你是机会主义者。



夜雨声烦:这跟机会主义什么关系?我真是看不懂你们俩。

王不留行:顾虑的东西太多了,不能在一起,我真的很抱歉,请你一定要照顾好喻文州,下赛季期待与你们在决赛见面。



夜雨声烦:噫,你们俩都有自己的主意,我也不方便掺和,队长有情况我会联系你的。

王不留行:谢谢。

下一章


评论(19)

热度(53)

  1. 喻王满满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