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满

叶蓝,喻王,all王,考研党慢更

【李泽言×你】旋转木马

女主私设,有点皮,时间线是女主刚和李泽言在一起不久

日常卖萌,问那个不苟言笑的男人:“我可不可爱?”那个男人一如既往地给了你一个白眼:“无聊。”本该是习以为常的事情,可你今天莫名生气。


可能是因为看到别人家男朋友的情话截图而生气,也可能是因为李泽言他昨天送了商业合作的那个女人一枚精致的项链。你越想越觉得生气,这办公室一秒也待不下去了,你抓起来包推门就离开了。


  李泽言愣怔在座位上,皱了皱眉:“她又在别扭些什么。”想出门叫住你,手摸到门把的时候又犹豫了,觉得好像让你自己冷静一下,等你气消了,晚上做点好吃的哄哄你比较有效。于是又坐回了座位上,继续处理手头的文件。


  你特意在楼梯上磨蹭了一会,发现李泽言真的没有追上来,觉得又生气又委屈,眼泪竟不自觉的落了下来,你伸手擦了擦眼泪,心里暗下决心想着再也不要理李泽言了。


  出了华锐,你一个人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游荡,路过一个游乐园时,想着去散散心疯狂一把就买了门票进去了。云霄飞车的刺激使你暂时忘记了心中的不快,大呼过瘾,冲着那跳楼机又去排队了。


刺激的娱乐设施玩了一圈以后,你发现手机上多了一个一小时前的未接电话,手一抖,回拨了回去,看着接通界面,你吓得抓紧挂断了,下一秒,李泽言的电话就又打过来了,正在气头上的你直接把手机关机了,想着眼不见为净。


  李泽言见天快黑了,早早回了家做好了你爱吃的甜点,给你打了个电话没有接通,心里有些着急,花钱雇了人四处找你,有人说在游乐园看到了你,他马上让魏谦驾车送他到了游乐园。


  因为天已经有些黑了的缘故,游乐园的人越来越少,无处可去又不想理李泽言的你坐在了旋转木马的台沿上。旋转木马的设施今天不巧正好坏了,所以这里黑乎乎的没有灯光也没有人正适合你大哭一场。你哭的抽抽噎噎的时候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你是白痴吗?”接着一件还有余温的外套就盖在了你的身上。


 你抬起脸想怼回去,但李泽言焦急的眼神让你哽咽了一下,怼人的话没说出口。李泽言蹲下温柔地帮你擦着眼泪,你委屈的问他:“为什么要送别的女人好看的限量版项链?不喜欢我可以说出来,我们分手啊。”李泽言抬手刮了一下你的鼻子:“白痴,吃什么醋啊,商业联盟需要,我记得你不喜欢那个设计,就没给你买。”


  原来是商业互吹,你不禁为自己的小心眼而自责,低着头不敢看他。他却指了指你身后的旋转木马:“你很想玩这个?这不是小孩子玩的嘛,幼稚。”听到他怼你,本来不想玩的你也要不甘示弱的怼回去:“我就是小孩子,我今年才三岁,就是想玩,怎么了?”他看了看身后写着设施已坏,请勿乱动的牌子,叹了口气,蹲在了你身前。你不解,他扭过头来:“白痴,上来,旋转木马。”


  你美滋滋地跳上了他的背,双手搂住他的脖子,他双手托住你的腿站了起来,把你往上颠了一下“真重,让你少喝点奶茶你不听”,你气的不想说话。他背着你围绕着旋转木马的圆台小跑了起来,问你:“好玩吗?”你喜笑颜开:“好玩,你再跑快点。”他回头瞪了你一眼:“回去就撤资。”


  你搂着李泽言的脖子,趴在他的背上听他小跑时的喘息声,觉得这个男人是这么的宠你爱你。虽然很想在他背上多待一会可又怕累着他,你忙说玩够了,让他把你放下来。下地之后你趁他还没起身,跑到他面前,用手勾起他的下巴吻上了他的唇。


这是你们交往之后的第一个吻,如蜻蜓点水,浅尝辄止。可李泽言好像尝到一种全新的甜品,不满足于仅仅品尝一口,他呼吸声有些重了,他站起身一把将你搂进怀里,吻住你的唇,用舌头攻城略地,直到吻得你有些无法呼吸了,他才依依不舍的放开了你。


  你一直都知道,李泽言是个心口不一做事成熟又稳重谈恋爱却幼稚又变扭的男人,你也知道很多时候你很皮甚至在无理取闹,可他从没有表现过对你的不耐烦,虽然嘴上说着白痴却总会揣测你的心境给予你最大的帮助,虽然说着你幼稚可只要你喜欢的东西他就会想方设法的给你。你生气了,不论是不是他的错他都会先想着哄好你,尽管这方面他并不擅长。


他的温柔和宠溺,只给予你一人。你想,你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今天骑的旋转木马了,也这辈子都不会停止爱李泽言了,一圈又一圈,一年又一年,至死不渝。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