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满

叶蓝,喻王,all王,考研党慢更

[叶蓝]学弟,要负责啊(1)

学长叶×学弟蓝

------------------------------------------

作为一个大一刚入学新生的第一节选修课,许博远和笔言飞就差点迟到。因为昨晚打游戏打的太晚而导致早上起床晚了,许博远拉着笔言飞一阵狂奔,在距离上课还差三分钟的时候,终于是赶上了。

后面已经没座位了,只好坐在靠前的第四排,前三排都是没有人的。

这个位置,刷手机不是很方便啊,许博远和笔言飞在心里默默的叹息了一声。然后许博远趁着老师还没来拿出了刚刚买的饭,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在老师刚刚走进教室的时候,许博远刚好把饭吃完,看到老师走进来,不禁在心里哀嚎了一声,默默的看着自己手里那杯可望不可即的南瓜粥发呆叹气。

叶修就是被这声叹息所惊动,默默地放下了手里堆积如山的报表,抬头望向发出这声叹息的主人。

那个男孩子身上穿着清清爽爽的浅蓝色短袖,眉目清秀,可这样一位小帅哥却一脸深情又无奈的望着手里捧着的那杯南瓜粥,叶修忍不住弯了下唇角,觉得有意思。

看见老师进来,许博远将南瓜粥随手放进了桌洞里,然后打算安心听课,虽然一直听学长学姐们说选修课就是玩,就是消遣,可许博远是真的打算来好好学习这门数学建模。

听了半个小时课后,许博远有些坐不住了,他觉得桌洞里的南瓜粥散发出清香在诱惑他,他的手不自觉的伸进了桌洞里,准确的抓出了南瓜粥。

算了,就喝一下然后继续认真听课,这种状态也无法听课呀,许博远暗自在心里给自己打气。然后突然发现了一个严肃的事实,忘了拿管了。

这可怎么喝,许博远觉得莫不是天要亡我,可他是个对好吃的绝不放过的小吃货,他秉持着不抛弃不放弃的原则,默默的用手撕着粥上面的那层皮。

好,马上就成功了,用力,许博远一使劲,只把外层皮撕下来了,粥上面的皮还完好无损。许博远内心悲愤,可他觉得自己不能放弃,于是他转了半圈,从这边继续撕着皮。

还是只撕下了外层的皮,粥上面的那层皮依旧完好无损,旁边的笔言飞看不下去了,拿过粥来帮他撕。

撕了半天,终于是撕开了一小点口子,口子小到根本就看不见在哪,可有粥溢出来,许博远惊喜的小声夸赞了笔言飞一下,然后开心的将唇覆在粥的皮上,小心翼翼地吸了起来。

许博远觉得这口子太小,根本吸不到多少,于是嘴上吸着,手上也挤压着,可能里面压强过大,南瓜粥突然一下子嘭的一声爆了。

笔言飞眼看着自己的舍友被突然爆了的粥喷了一身,脸上也全是黄乎乎的南瓜粥,一边找卫生纸,一边笑的不能自已。

叶修刚好在许博远爆粥的前两秒弄完了报表,就抬起头打算放松一下,就看见那个男孩子喉结用力的滚动着去吸那杯没有管的粥。

然后粥突然一下子爆了,喷了那个男孩子一脸一身,叶修坐在后面也跟笔言飞一样没忍住笑了出来。

许博远在粥爆的时候,是有点懵的,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他发现自己脸上似乎有黏黏的粥,突然清醒,羞愧不已,立刻拿手挡在了自己脸前面,怕老师和同学看见自己出丑的样子。

笔言飞找了半天并没有找到卫生纸,这时身后斜斜的传来了一包抽纸。“兄弟,谢谢啊,我这个舍友除了有点智障,其余啥都挺好,哈哈哈。”笔言飞把纸递给许博远还不忘了嘲笑他一番。

许博远此刻根本没有与二笔斗嘴的心情,只是快速的擦着自己脸上和身上的粥,内心像有一万只羊驼呼啸而过。

等许博远擦完的时候刚刚好下了课,笔言飞和叶修从爆粥一直笑到下课,许博远狠狠地瞪了笔言飞一眼,出去找拖把了。

“兄弟,谢谢你的抽纸啊,你叫什么名字啊?认识一下呗”

“我叫叶修,你那个傻舍友叫啥啊?挺有意思的”

“他啊,许博远,蠢的要死的一个人,刚开学两周就完全暴露了蠢傻和吃货属性了。”

“怎么,你们是大一的?那我可比你们大,要喊我学长哦。”

“啊,好的叶学长。”

许博远拿着拖把回来仔仔细细的拖干净了地上的粥,然后转身出去涮拖把。

等他意识到下课时间快过了,急匆匆跑回来的时候,忘了自己刚刚拖过的地很滑,这一下子就刺溜一声滑了一下。

许博远吓得内心一惊,今天怕不是中了邪,难道要三番两次在同学面前出丑,自己若是被自己喝的粥滑倒,这个笑话可就大了。

正当许博远觉得自己的脸面怕是要全部葬送在这杯粥上的时候,被带入了一个带着烟草味的怀抱,耳边还响起了一声极为慵懒好听的男声:“学弟,小心啊。”

------------------------------------------
小蓝:我不要面子的啊?

评论(24)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