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满

叶蓝,喻王,all王,考研党慢更

[叶蓝]古风向-觅君(5)

太子叶×将军蓝

努力不ooc

------------------------------------------

"你...你怎么知道我小名叫阿远?啊好像重点不对,呸呸呸,谁是你爹?啊啊啊不对,谁是你儿子!"许博远气鼓鼓地说道。

"呦,这么快就不认账了啊,明明昨晚还深情的拉着我的手哭着喊着爹别走,阿远听话的,怎么睡了一觉就不认我这个爹了呢。"叶修看着面前这个炸毛的小青年,越发觉得事情变得有趣了起来。

"我?喊你爹?还拉着你的手?"许博远一开始是懵逼的,可后来想到自己一发热就会有出人意料的举动,顿时觉得面子挂不住,羞愧不已。

叶修坐在床边托着腮看着许博远的表情由呆萌转向羞愧最后又归于平静。

"唔,认识一下吧,在下许博远,字蓝河,赐号蓝桥春雪。"许博远趴在床上,朝着叶修伸出了手。

"在下叶修,字修远。"叶修浅笑着回握住了许博远的手。

这双手真是好看啊,骨节分明,修长白嫩,一看就与自己这从小习武之人不同。

"你名字还挺好听的,以后就叫你小蓝吧,当然你要是想把我当做爹,我喊你阿远也是可以的"

"滚滚滚"许博远气的伸出手想要去打他,可叶修淡定的后退了半步,许博远趴在床上,使劲伸直了手臂也够不到,气的忽闪着手臂张牙舞爪。

"行了行了,别瞎动了,伤还没好,别牵扯到伤口。"叶修走到床边,捉住许博远的手臂放进被子里。

"叶修,你为什么会被追杀?在下是蓝溪国的大将军,此次特来嘉世国帮忙抵御匈奴,因此被歹人盯上,想要杀之而后快,可你呢?你为什么会被追杀?"

"我呀,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商人,可没想到几个月前公主跟着皇帝微服私访的时候看上了我,皇家怎能允许公主下嫁给我这等草民,于是就派了一批人来杀害我呗。"

"这...没想到兄弟竟然经历如此凄惨,我深表同情。"

"是啊是啊,小蓝你看我已经这么凄惨了,也没法经商赚钱,你不如把我收做护卫,带我一起上路。同是天涯沦落人,都是被追杀的,一起上路好有个照应啊。"

"喂,你可是被皇家追杀啊,还有,你一个商人,啥武功都不会,谁是谁护卫啊?这分明是我护着你啊。"许博远再次炸毛,气呼呼地说着。

"怎么?小蓝是不同意吗?那我只好流浪街头了,每天吃不饱饭,还要被追杀,不一定哪天就死了。"叶修凄惨无比的说着,还捂着心口,仿佛下一秒就要死去。

许博远本来心就软,还正义,他最看不得黎民百姓被所谓的阶层等级迫害,遭受无妄之灾了,看见叶修这样,于心不忍,于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叶修见装可怜计划成功,于是开心地走出门外,打算去看看药熬的怎么样了。

叶修出去后,许博远手向桌子边上伸,打算继续研读兵书。这时,却发现自己身下垫着叶修的狐裘披风,又软又温暖。没想到这人看着大咧,却还挺细心的,许博远不由得心头一暖。

"秋风秋风,药怎么样了?"

"已经快熬好了"

"介绍一下我自己,在下叶修,字修远 现在也是许将军的一名护卫了,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嗯,在下秋风,多多关照"秋风面上无甚表情地说着,心里却已经考虑了很多。自己将军哪里都很好,就这一点不好,太单纯,还心软,别人说什么都信,也见不得别人受苦,这个叶修来历不明,身手不凡,如今赖上自己将军,自己得替将军多操心,盯着点了。

"药熬好了,你端进去吧,刚上任的护卫可得多为将军做点事表现表现啊"秋风把药给了叶修。

虽然叶修蹭在将军身边目的不明,值得怀疑,可他人看着不像是坏人,再加上自己将军救了他的命,算是救命恩人,如果药被动了手脚,将军出了问题,大夫一诊脉就能看出来,所以秋风倒是不怕叶修有什么小动作。

许博远因为背伤,以及大大小小的伤口,只能趴着,这会看书,也只能用手撑着头斜倚着。

有力的胳膊撑在腮旁,青丝未束,从两侧脸庞滑落至床上,一双清澈的眼眸认真的看着书本,窗外的阳光斜斜照入窗内,正好照在公子清秀的面容上。叶修端药进来时,正好看见这美好的画面,不由得回想起了许博远救他的那个夜晚。

------------------------------------------

啊啊啊啊啊啊小蓝真是太好看了,实力蓝吹的我想到那个画面就忍不住心动。

评论(2)

热度(26)